当前位置:首页>>检察理论
诬告陷害罪之罪数问题探讨
时间:2015-05-15  作者:  新闻来源:  【字号: | |

 

诬告陷害罪之罪数问题探讨

德安县检察院  李创

 

内容摘要诬告陷害罪,指捏造他人犯罪事实并予以告发,意图使他人受刑事追究,情节严重的行为。行为人栽赃并诬陷和诬陷后作伪证的罪数问题,认定行为人是构成一罪还是数罪,实行一罪论处还是数罪并罚,司法实务中,对此有不同认识。本文将上述的两个问题展开论述,以期对正确认定诬告陷害罪有所裨益。

关键词诬告陷害罪   伪证罪   罪数

 

行为人诬告陷害他人,将自己实施的犯罪行为栽赃给他人予以告发;或者行为人捏造他人犯罪事实进行告发后, 在司法机关追究被诬陷者的刑事责任的诉讼活动中, 又作伪证的;在此情形中,认定行为人是构成一罪还是数罪,实行一罪论处还是数罪并罚,对行为人的定罪量刑具有重大的影响。笔者先从诬告陷害罪的内涵展开论述。

一、诬告陷害罪概述

诬告陷害罪,指故意捏造他人犯罪事实,向司法机关或有关单位告发,意图使他人受到刑事追究,情节严重的行为。[1]不是有意诬陷,而是错告,或者检举失实的,不构成诬告陷害罪。

(一)诬告陷害罪的客观方面。它所侵犯的客体为他人的人身权利和司法机关的正常活动。通说认为,作为犯罪对象的“他人”,可以是任何人。客观表现为捏造犯罪事实,向司法机关或有关单位告发,情节严重的行为。一是捏造犯罪事实。该犯罪事实是行为人虚构的犯罪事实,客观上符合我国刑法所规定的具体犯罪事实的构成,不是行为人主观上认为是犯罪的事实。虚构犯罪事实包括他人无违法行为而捏造有犯罪事实,也可以是将他人的违法行为扩大为犯罪行为。如果没有捏造事实或者捏造的是非犯罪的事实,行为人不构成诬告陷害罪。[2]例如捏造他人通奸的事实向公安机关举报,意图使他人受到刑事追究,该种行为并不构成诬告陷害罪,但对被诬告陷害人的名誉造成了一定的影响,情节严重的,构成诽谤罪,从而受到法律的制裁。二是向有关机关告发。既可以是向司法机关告发,也可向被诬告者所在单位及其他有可能向司法机关转送或让司法获悉的单位告发。例如利用网络实名举报在网络上捏造他人犯罪事实引起网民和有关机关的广泛关注,最终促使有关机关追究他人刑事责任的一种方式。三是诬告的对象必须是选定的,但不要求指名道姓,只要根据诬告的内容可以推知是谁即可。[3]

(二)诬告陷害罪的主观方面。它的主观方面是直接故意,且明知他人没有犯罪行为,具有使他人受到刑事追究的目的。虽然在刑法理论中故意包括直接故意和间接故意,但诬告陷害罪的主观目的是“意图使他人受到刑事追究”,按照我国关于目的犯主观方面的通说,目的犯的主观方面是直接故意。因此,诬告陷害罪主观方面是行为人在直接故意前提下,意图使他人受到刑事追究。

二、栽赃并诬陷的罪数问题

行为人将自己实施的犯罪行为栽赃给他人予以告发是按一罪处理还是按数罪并罚。理论上主要有三种观点:一是“牵连犯说”,[4]认为行为人的栽赃行为和诬告陷害行为分别为手段和目的,属于牵连关系,应当按照牵连犯的原则从一重处罚。[5]例如甲某为了诬告陷害乙某,实施盗窃他人财物后,到公安机关举报是乙某盗窃了他人财物,致使乙某受到刑事追究。甲某的栽赃行为和诬告陷害行为存在着手段与目的之牵连关系,因此,在量罪定刑时应择一从重处罚。二是根据实行行为吸收预备行为的原则,诬告陷害行为是实行行为,栽赃行为是预备行为,栽赃是为陷害作准备的,因此,应按其实行行为即陷害行为定诬告陷害罪。[6]三是根据栽赃陷害的案件的具体情况作出分析,作出不同的处理。(1)行为人在实施栽赃并诬陷行为时,只有一个诬告陷害的故意,则只构成诬告陷害罪;(2)行为人主观上既有陷害的故意,又有实施其他犯罪的目的或故意,则构成数罪,应按数罪并罚;(3)如果行为人在实施其他犯罪后,为逃避自己的罪责而栽赃陷害他人,也应实行数罪并罚。[7]

笔者认为,对于第一种观点,行为人的栽赃行为和诬告陷害行为并非是一一对应的牵连关系,也有可能是行为人在实施犯罪行为后,临时起意,为逃避责任,将责任栽赃给他人。对于第二种观点认为,诬告陷害行为是实行行为,栽赃行为是预备行为,栽赃是为陷害作准备的;该观点过于绝对,行为人实行犯罪行为后,也有可能出于逃避责任目的,将责任转稼他人。对于行为人将自己实施的犯罪行为栽赃给他人予以告发的案件,我们应根据不同情况作不同处理,笔者支持第三种观点。

总之,栽赃并诬陷的情形应该按照主客观相统一的原则,分情况进行探讨。

一是行为人出于诬告陷害他人的目的,先实施某种犯罪行为后向有关机关进行告发,栽赃行为与诬陷行为两者之间存在目的和手段的牵连关系,应按牵连犯择一从重处罚。

二是行为人实施犯罪行为时没有诬告陷害之目的,在实施犯罪后为逃避责任而栽赃给他人,应按数罪实行并罚。如在王某某盗窃、诬告陷害一案中,[8]被告人王某某于2014313日在安利体验店盗窃被害人吕某某、徐某某的安利产品,经鉴定价值6691元。同年317日王某某放回安利体验店内。被告人王某某盗窃吕某某、徐某某的安利产品后,同年322日到派出所诬告陷害是被害人刘某某所为,民警于同年325日对刘某某进行了讯问,使被害人受到刑事追究。之后案发,法院认定,被告人王某某构成盗窃罪和诬告陷害罪,应数罪并罚。在本案中,被告人王某某在盗窃他人财物后,为逃避罪责,另起犯意,栽赃陷害他人;这是两个犯意、两个犯罪行为,独立构成盗窃罪、诬告陷害罪,两者之间不存在手段与目的牵连关系,应数罪并罚。

三、诬陷后作伪证的罪数问题

行为人捏造他人犯罪事实进行告发后, 在司法机关追究被诬陷者的刑事责任的诉讼活动中, 又作伪证的, 是按一罪处理还是按数罪并罚。主要有以下两种观点:第一种观点认为,不宜分别定罪, 只定一个重罪名诬告陷害罪。因为诬告陷害罪不仅危害性大, 而且它还可以吸收并包容伪证行为。[9]行为人为使诬告陷害目的得以实现,在向有关机关告发后,在刑事诉讼中作伪证证明自己捏造的犯罪成立是一种必然结果,诬告行为与作伪证行为两者之间具有必然的联系,是一种吸收关系。[10]

第二观点认为,应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不能一概而论。诬陷后作伪证,如果诬告陷害造成严重后果的,依吸收犯原则,诬告陷害罪吸收伪证罪,以诬告陷害罪论处。如果诬告陷害没有造成严重后果,诬告陷害被吸收,应以伪证罪论处。[11]根据《刑法》第243规定,诬告陷害罪处罚的第一个量刑幅度是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第二个量刑幅度是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而《刑法》第305条规定,伪证罪的处罚的第一个量刑幅度是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第二个量刑幅度是3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相比之下,未造成严重后果的,伪证罪处罚力度较大,按伪证罪定罪处罚,诬告陷害行为则被吸收;反之,造成严重后果的,诬告陷害罪处罚力度较大,按诬告陷害罪定罪处罚,伪证行为则被吸收。

笔者认为,行为人在捏造他人犯罪事实向有关机关告发后,在刑事诉讼活动中又作伪证的,符合诬告陷害罪和伪证罪构成要件的,此时存在诬告陷害罪和伪证罪的竞合状态。[12]司法实务上主要有以下两种类型:

一是诬告陷害他人并作伪证。行为人在一个犯意支配下,实施了诬告陷害行为和伪证行为;为达到他人受到刑事追究之目的,伪证行为是实施诬告陷害行为后的自然延续,属于诬告陷害行为的一部分,诬告陷害行为和伪证行为应视为一个完整的犯罪行为,该一个犯罪行为触犯了两个不同的罪名,属于想象竞合犯,从一重罪处罚。例如,甲某与乙某有矛盾,甲某捏造乙某盗窃的犯罪事实向派出所告发,派出所立案后,在侦查阶段,甲某又作伪证证明乙某有盗窃事实。在本案中,甲某在侦查阶段作伪证证明乙某有盗窃事实,实则是甲某捏造事实、诬陷乙某行为的延续,甲某的两个行为应视为一个完整诬告陷害犯罪行为,该犯罪同时触犯了两个罪名,是想象竞合犯,从一重罪处罚。

二是诬告陷害他人并教唆或者帮助他人作伪证。对此情形,应结合案件的主观条件作出不同的分析。(1)行为人实施诬告陷害行为后,为达到他人受到刑事追究之目的,在刑事诉讼活动中,又教唆或者帮助他人作伪证的,应视为诬告陷害行为的延续,属于诬告陷害行为的一部分,以诬告陷害罪一罪定罪处罚。例如苏某某诬告陷害案,[13]被告人苏某某因琐事与被害人傅某某发生争执,为逃避责任,苏某某将自己鼻子打伤,是轻伤。苏某某向派出所报警,谎称自己被傅某某打伤,要求追究其刑事责任。派出所在侦查过程中,苏某某教唆被告人石某甲、石某乙、王某作伪证,以自身轻伤是傅某某所致为由对其诬告陷害。法院认定,被告人苏某某构成诬告陷害罪,被告人石某甲、石某乙、王某作构成伪证罪。在本案中,被告人苏某某基于诬告陷害的目的,教唆他人作伪证的行为,是诬告陷害行为的延续,属于诬告陷害行为的一部分;虽被告人苏某某的诬告陷害行为同时触犯了诬告陷害罪和伪证罪,是想象竞合犯,对被告人苏某某以诬告陷害罪一罪论处。

2)行为人实施诬告陷害行为后,即诬告陷害行为已实施完成,另起犯意,教唆或者帮助他人作伪证,应视为一个新犯罪行为,诬告陷害行为和作伪证行为没有关系,都独立构成犯罪,应以数罪并罚。

总结

诬告陷害罪中关于栽赃并诬陷和诬陷后作伪证的罪数问题,应根据不同案件的具体情况作出不同的分析。一是栽赃并诬陷的罪数问题。行为人出于陷害目的,栽赃行为与诬陷行为两者之间存在目的和手段的牵连关系,应按牵连犯择一从重处罚;如果行为人初始没有陷害目的,临时起意,栽赃给他人,是另一个新的犯罪行为,构成数罪,应按数罪实行并罚。二是诬陷后作伪证的罪数问题。行为人出于陷害目的,诬陷后作伪证的,应视为伪证行为是诬告陷害行为的一部分,构成一个完整的犯罪行为,同时触犯了两个不同的罪名,是想象竞合犯,从一重罪处罚;如果行为人诬陷后,临时起意,教唆或者帮忙他人作伪证,是另一个新的犯罪行为,构成数罪,应按数罪实行并罚。



[1] 楼柏坤:《刑法学》,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版,第526页。

[2] 高铭暄:《新编中国刑法学( 下册) [M]》,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718页。

[3] 李希慧.诬告陷害罪若干问题研析[J],法学评论,2001,6:106- 107.

[4] 牵连犯,指以实施某一犯罪为目的,其方法行为或结果行为又触犯其他罪名的犯罪形态。通说认为,对于牵连犯,应是“择一重处”,即按法定刑最重的一罪从重处罚。

[5] 陈忠槐:《刑事犯罪定罪比较[J]》,法学评论 1989(2),第 344-345页。

[6] 陈忠槐著:《刑事犯罪定罪比较》,同济大学出版社1989年版,第344页。

[7] 赵秉志主编:《妨害司法活动罪研究》,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1994年版,第57-58页。

[8] 王某某盗窃、诬告陷害案:载中国法律文书网,http://www.court.gov.cn/zgcpwsw/jl/jlsybcxzzzzzjrmfy/dhsrmfy/xs/201406/t20140611_1424638.htm,于2014年7月27日访问。

[9] 赵秉志主编:《妨害司法活动罪研究》,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1994年版,第59页。

[10] 吸收犯,指数个犯罪行为,其中一个犯罪行为吸收其他犯罪行为,仅成立吸收的犯罪行为一个罪名的犯罪形态。两种行为之间所以具有因为它们处于同一个犯罪过程中,彼此之间存在着密切的关系,前行为可能是后行为发展的必经阶段,后行为可能是前行为发展的必然结果。对于吸收犯的处罚,以吸收之罪论处,不实行数罪并罚。

[11] 李希慧:《诬告陷害罪若干问题研析》,法学评论2001 年第 6 期,第 109 页。

[12] 伪证罪,是指在刑事诉讼中,证人、鉴定人、记录人和翻译人对与案件有重要关系的情节,故意作虚假证明、鉴定、记录、翻译,意图陷害他人或者隐匿罪证的行为。

[13] 苏某某诬告陷害案:载中国裁判文书网,http://www.court.gov.cn/zgcpwsw/heb/hbstsszjrmfy/ytxrmfy/xs/201406/t20140629_1826563.htm,于2014年7月27日访问。